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一点排行网 >  正文
湖南高院对周某松与华照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判决不公
发布日期:2021-06-20 06:20   来源:未知   阅读:

  嘉兴港区《恒大御景湾》售楼处电话-地址-开盘-价格;楼盘动态,1、在本案听证开庭中,周德松本人未到庭,却有三个代理人发表代理意见,周敏和两位代理律师,即:危浪钉、金伟。在听证笔录中,周敏还代替周德松签名,造成周德松到庭假象,违反《民事诉讼法》第58条:当亊人可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的规定,这是程序违法之一。

  2、周德松的再审申请书中,载明的“标的”物为123、124号门面,而高院判决支持一审判决,撤销二审判决,将B栋124、124号门面过户给周德松,判非所诉。这是程序违法之二。

  3、本案判决书日期为2019年2月20日,但3月12日继续开庭核实案情,先判决后开庭,这是程序违法之三。

  4、省高院支持新田县人民法院(2017)湘1128民初971号判决,而该判决同样存在判非所诉情况:周德松诉讼请求是将13、14号门面过户其名下,而判决B栋124、125号门面过户周德松名下。这是程序违法之四。

  二、周德松、周慧等人的定金“收据”是未经公司授权、未经工商登记,无销售权利的承包人出具,违反法律规定,自始无效。

  2012年6月1日前,该项目由王献猛等人承包建设,在没有取得任何手续的前提下,设立“华瑞园”项目部,开工动土,没有取得公司授权、工商未登记的前提下,私刻“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新田分公司华瑞园项目财务专用章”,收取客户定金。这种行为违反《房地产管理法》第45条、《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第23条之规定。据此,承包单位因违法操作,内部产生矛盾,在房产主管部门关心监督下经清算而解散。华瑞园收取定金行为与长沙华照公司(土地使用单位)并无因果关系。

  2012年9月……新成立的“华瑞苑”项目部,在筹建过程中,经县发改委审批该项目的开发、建设、销售单位为:永州市华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筹建后新组建“华瑞苑”项目部。新项目部首先将原承包单位刻制的印章,到公安局备案,再到电视台公告作废。然后召集交定金客户开会说明原承包单位无房地产开发、销售资格,对商品房无处分权,收取定金的民事行为无效,大家应退回定金。如需要继续购买门面,应将收据到项目部作变更处理。周德松等未到新项目部变更手续、签定合同。然后项目部书面通知周慧等持定金收据客户退回定金,不退定金后果自负,周慧等人签收了通知。周慧等人未来退定金的行为不可能改变民事行为无效的本质。无效民事行为一经确定即具有溯及力。因此,周慧等的定金收据与2013年8月华瑞苑项目部内部处理决定没有必然的关联性。倘若他们有证据证实交了房款,签了合同,项目部就应当承担履约责任;但他们既无证据证明向新项目部交购房款,也无证据证明签了买卖合同。假若这事发生在省高院,他们没有公司授权,也没工商登记,私刻一个省高院下属有关单位印章,然后收取客户购房定金,开具一张收据,难道也可作有效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吗?答案是:肯定不行,其收据决对不是有效的商品房买卖合同。

  省高院在向网民的说明中,载:“收据并无将还要继续磋商达成进一步合意,签订新的合同的意思’’,收据本身就不具备买卖合同的要素,在2012年9月11日的公告中明显指出:如想继续购房必须将收据变更为预售合同,难道法院无论如何也要要帮周德松把收据认定为买卖合同?在2012年9月11日新筹建的项目部向社会及广大客户又是电视公告、又是开会面告、又是粘贴说明:收据应作变更处理,整个项目原交定金的人那个不把收据变更成预售合同、然后签定正规的买卖合同?全省乃至全国的房地产项目,销售商品房时可以把定金收据作为买卖合同?省高院能列举收据能作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案例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工商行政总局(2000)200号文件,明文规定:商品房买卖必须具有书面的全国统一规范的买卖合同。

  一张定金“收据”,面积约多少平方,价格属“暂定价”没有房地产项目具体情况介绍,没有当事人及售方法人代表基本情况介绍;没有明确售购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更没有约定交房条件、交房日期之必备条件,且出具收据的人是没有开发销售资格的承包人,在违法的前提下出具的收据,明显存在法律与事实上的障碍,听谓“法官讨论会”就可否定建设部、工商行政总局的规定吗?这张收据即使合法、有效也只能是预合同性质的意向书,不具备《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十六条规定的十三项主要内容,因而不具备商品房买卖合同性质,高院确认该收据为商品房买卖合同极其错误。

  四、,省高院法官违背客观事实,确认周德松本案诉讼主体资格适格,严重错误:

  2012年5月25日周德松通过其妻欧代清转160000元给周慧,周慧为周德松购买了两条门面,“华瑞园”承包人为她出具收据:“兹收到周德松交来壹拾壹、壹拾贰号门面定金款,面积约126m2,单价6700元/m2……”,同时周慧利用自己丈夫谢敏5月28日的转款也到“华瑞园”购买了13、14号门面,承包人也出具了收据:“兹收到周慧交来壹拾叁号、壹拾肆号门面定金,面积约128平方,单价6880元/m2……”。在一审庭审中,华照公司充分说明了周德松本案主体不适格的问题;在永州中院上诉庭审中,中院依据事实及证据判决了周德松以周慧的收据起诉主体不适格。华照公司在高院审理期间的代理词上,充分说明了周德松的定金收据是00051628号,门面是11、12号,收据复印件提供给了吴爱莲法官,2019年3月12日高院开庭调查中,周德松承认自己的收据是00051628号,门面号为11、12号,并说明其收据原件已遗失。

  周慧2015年1月21日在新田县法院的答辩状中,根本没提自己购的门面是周德松委托购买;周慧在与郭启旺的短信聊天记录中也明确讲:“自己购买的门面已转让给了周德松,并不是周德松委托购买”。

  因此,周德松以周慧的“收据”起诉,主体资格不符已成硬核事实。但省高院法官还坚持周德松在本案中主体适格,说明抖音中播放的湖南省高院全国评比测评指数倒数第一看来不是空口来袭。

  以上,本网民列举的事实与正在新田县巡视的中共湖南省委第三巡视组进行了反映,希望高院前来新田核实案情,纠正错误。如举报有虚构亊实,本网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五、“新田县房产局确认周慧收据中13、14号门面即为B栋124、125号门面”极其错误,变更标的执行错上加错:

  新田县人民法院湘1128民初971号判决书中载:周慧收据中壹拾叁、壹拾肆号门面(新田县房产局确认即为B栋124、125号门面),这种认定原告在庭审中没有出示书面证据予以质证;在高院再审中再审申请人也没有列出证据予以证实这一事实。而新田县房产局回函法院:“没有单独发放B栋预售许可证”,即没有B栋房号,证实了13、14号门面不可能是不存在的B栋房号。这一新证据充分证明省高院判决错误。新田县人民法院在执行中,擅自变更“标的”执行,违反法律规定,新田县检察院05号检察建议书予以了证实。

  综上,湖南高院回复的说明情况的事实多方面不具有真实性。该案错误判决后社会反响强烈,影响极坏、类似案件接连发生!极大浪废司法资源,给案外人及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给新田社会稳定造成极大影响,严重损坏了湖南司法形象!虽然省高度存在这样那样错误判决,我们相信还是个别不廉法官所为,坚信湖南高院在中央整治司法腐败的大潮中会拔乱反正,更上一层楼!www.xgu9.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