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社区 >  正文
威马汽车否认接盘ST众泰 背后有一张复杂的关系网
发布日期:2021-08-30 11:10   来源:未知   阅读:

  期待张哲瀚“从业抵制”能够以儆效尤,8月17日,ST众泰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公告中称:在招募重整投资人的报名期内,有上海钛启汽车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钛启)、江苏深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湖南致博智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湖南致博)3 家意向投资人向管理人提交了报名材料;后续公司、管理人将组织通过商业谈判或竞争性遴选的方式,确定最终的重整投资人。

  在上述三家意向投资人的信息中,上海钛启和湖南致博两家公司的关系背景最为复杂。天眼查资料显示,上海钛启成立于2021年1月,由上海德兆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兆汽车”)和盐城君雅实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分别持股75%和25%,其中德兆汽车法定代表人杜立刚是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执行副董事长。

  湖南致博成立于2021年8月,其控股股东为湖北拓普斯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持股99.996%,该公司的控股大股东为胡科青和胡边疆,而后者与吉利在湖南的业务有着复杂的关联关系。

  而吉利汽车与威马汽车纷纷发表声明称“没有参与众泰重组”、“此为不实消息,威马汽车没有任何兴趣参与众泰重组”,但梳理众泰汽车重组过程信息中发现,涉事双方暗藏在众泰重组背后的复杂关系网,开始浮现。

  众泰汽车重组投资人列表中湖南致博的关系网稍显复杂,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湖南致博的幕后控股股东为湖北拓普斯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其中该公司的主要控股股东分别为胡科青和胡边疆,而后者持股比例约为38%,胡边疆与吉利控股之间存在着更深层次的联系。

  据公开资料显示,胡边疆曾为浙江吉利美日汽车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浙江吉利汽车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担任高管,目前两家公司均已注销。

  此外,胡边疆还担任过猎豹汽车副总裁,而在2020年4月27日,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工厂被吉利控股集团托管,从事新能源汽车整车的生产和销售。

  今年5月28日,胡边疆以湖南吉利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身份获得奖项,而湖南吉利汽车的控股人正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

  从目前所了解到的资料信息来看,胡边疆本人并未持有任何吉利汽车关联公司的股份,看似与吉利控股之间的关联也并不深,但这其中或多或少的都有吉利控股的影子在里面。毕竟时至今日,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正处于搁浅状态。

  如果湖南致博与胡边疆参与众泰重组或许与吉利控股之间的关联性不深,那么杜立刚与威马之间的关系就不是一句简单的“不感兴趣”声明就能说得清。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上海德兆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0月,前法定代表人杜立刚是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执行副董事长。为什么说杜立刚是前上海德兆法定代表人,因为刚刚两天之前,8月25日,上海德兆法人代表已变更为盛丰。该问题,我们稍后作答。

  作为威马汽车的联合创始人,上海德兆的法人杜立刚的参与众泰汽车重组,才有媒体猜测威马汽车或参与众泰重整,以此来获取A股壳资源。因此,威马汽车对外宣称的“不感兴趣”,不知是真的不感兴趣还是为了让结局更扑朔迷离,就不得而知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杜立刚精通国内外企业财务管理及资本运作,对互联网智能硬件行业拥有全生态建设思路,其第一次创业是2010年创立苏州本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6月,联合创始人杜立刚创办威马汽车前身,致力于纯电动汽车“三电”系统研发。直至2015年,威马汽车正式成立,由此看,杜立刚在威马创业过程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幕后角色。

  梳理股权穿透图信息结构发现,除了杜立刚之外,上海德兆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六安智梭无人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六安智梭),控股比例为60%,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凌玺炯,而其背后的真正大股东为上海庚卢商务咨询事务所(有限合伙)间接控股六安智梭70%股份。

  据资料显示,这家商务咨询事务所中的控股股东有孙炎午、邱枫、王蕾、林玺炯和杜立刚等,这些控股股东又同时为威马汽车参股的股东代表,这关系就变得颇为微妙了。

  更为玄妙的就是,7月23日上海德兆法定代表人由汪琦变更为杜立刚,同时投资人引入了六安智梭和上海智阳,时隔仅一个月之后,8月25日,上海钛启的控股公司上海德兆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毫无征兆的进行了业务变更,由杜立刚变更为盛丰,而盛丰又恰为上海智阳投资的法定代表人,上海智阳投资有限公司则拥有上海钛启汽车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0%股权。在今年4月份,众泰汽车重组过程中,上海智阳投资作为众泰重组意向投资人被披露,而后续因种种因素,上海智阳投资放弃了对众泰的重组计划。此刻杜立刚身份的突然转变,就不得不格外引人关注了。

  整理股权穿透图显示,此次参与众泰重组的意向投资人上海钛启有两个控股股东,其中六安智梭是上海钛启的重要持股股东。资料显示,2020年3月6日,六安智梭在安徽六安成立;创始人和法定代表人为凌玺炯,时隔数月后,六安智梭自主研发、设计、生产的L4级无人物流车“RC ONE”便正式量产下线。一家智能科技公司从创立到L4级无人物流车的量产下线,速度也比较引人关注。这背后是否也有威马汽车的影子在其中呢?

  从工商注册的信息上来看,六安智梭与威马确实关联不大,但从股东结构来看,六安智梭的背后控股方为上海庚卢商务咨询事务所,事务所参股股东中有孙炎午、邱枫、王蕾、杜立刚等,而这些股东又均参与了威马汽车的投资,从股东交叠这个层面,就不禁让人对威马与六安智梭的关系又有了新的认识。

  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六安智梭作为一家科技类企业,从股权结构上来看,更像是威马汽车“孵化”的无人驾驶项目,如果能够参与众泰的重组计划,除了借用A股壳资源之外,还可以为威马汽车后续的分拆上市做铺垫。

  梳理参股众泰汽车的上海钛启股权穿透结构发现,王蕾、杜立刚这两位股东名字出现的频次颇高,其中在威马汽车整个股权结构中也不难发现,王蕾和杜立刚这两位股东也均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中杜立刚作为威马汽车的创始人,这则信息比较显而易见;此外,通过威马公开资料以及股东资料显示,上海钛启股东之一的王蕾为威马汽车监事,当然经过层层数据整理后发现,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的妻子。

  通过整理公开资料发现,王蕾目前担任6家企业法定代表人、14家企业股东,在10家企业担任高管,6家企业监事、实际控制权33条,其中股权穿透数据显示,沈晖与王蕾同持股的企业除威马外,还有广东达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广东达志)。股权穿透图显示,王蕾是广东达志的实际控股人,通过湖南衡帕动力实现对广东达志上市公司的直接控股。

  公开资料显示,衡帕动力成立于2019年7月30日,主要控股股东为衡阳弘祁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湖南凌帕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时隔2个月时间后,2019年9月17日广东达志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蔡志华先生及股东刘红霞女士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上市公司 17,615,700 股股份(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 16.68%)转让给受让方湖南衡帕动力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毫无征兆的股权变动,也引起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9月24日,达志科技发布了: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公告中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蔡志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刘红霞转让公司控制权的原因是这样回复的“基于新能源动力电池的行业发展背景、未来发展趋势以及政策导向,蔡志华先生、刘红霞女士看好衡帕动力实际控制人旗下新能源动力电池业务的广阔前景、业务团队的产业背景,而通过本次交易引入衡帕动力作公司战略股东并通过让渡公司控制权的方式充分调动其积极性,共同在做好公司现有业务的基础上探索新的业务方向及盈利点。”

  本次交易实施完成后,衡帕动力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主要股东为衡阳弘祁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凌帕新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衡阳弘祁的最终受益人为衡阳市国资委,受让方的实际控制人王蕾女士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据资料显示 ,在这桩收购案中,衡阳国资以有限合伙人拿出14.5亿元注资,最终却将达志科技的实控人交给出资5.05亿元的王蕾一方,其背后的原因或与衡阳市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有关。有趣的是,从衡帕动力创立到实现对达志科技的并购,仅用时不足2个月,刷新了并购节奏。对此,业界分析认为,此举威马汽车有将新能源电池业务拆分上市的目的。据中国证券报报道,针对“达志科技控股股东、实控人拟发生变更”一事,威马汽车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威马汽车和凌帕新能源是两家独立运营的企业,威马汽车并不参与和影响凌帕新能源的日常运营与决策。收购达志科技公司是凌帕新能源独立的公司行为,威马汽车部分高管参与对凌帕新能源的投资属于公司高管的个人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看好衡帕动力实际控制人旗下新能源动力电池业务的广阔前景、业务团队的产业背景”下,当前达志科技的命运与众泰汽车相似,同样处在了A股市场中“*ST”的上市企业名录中。从当前形势来看,即便威马汽车科创板IPO计划停滞,即便未能接盘众泰重组,王蕾持股的衡帕动力或许已提前3年在为威马借壳上市铺路了。

  据威马上市辅导总结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威马负债已经超过125亿元,近4年累计亏损超过117亿元。如今在没有资金注入的情况下,威马汽车想要通过换壳上市这条路似乎也走不通。

  有证券分析机构测算,按现有众泰汽车股价测算,威马通过借壳上市至少需要支付约65亿元,若通过达志科技完成上市,也需要支付至少17亿元的融资成本。这对原本就处于亏损状态下的威马汽车来说,走哪条路都不容易。

  众泰8月27日晚间披露半年度报告,公司2021年半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为3.84亿元,同比下滑50.08%;亏损7.53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0.34亿元。报告期内,公司停止生产经营范围扩大,业务进一步下降。

  与此同时,8月27日晚间ST达志也发布了:关于改选董事长暨变更法定代表人、选举副董事长的公告,公告内容显示鉴于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已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XU HUANXIN先生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辞去上述职务后,XUHUANXIN先生在公司担任的其他职务不变。根据《公司章程》有关规定,公司董事会同意改选叶善锦先生(简历附后)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选举XUHUANXIN(徐焕新)先生(简历附后)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副董事长,任期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四届董事会届满时止。根据《公司章程》第八条“董事长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由XUHUANXIN先生变更为叶善锦先生。特此公告。

  通过相关调查资料显示,徐焕新 (XUHUANXIN)为广东达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其职务既是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资深副总裁,现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同时也是达志科技的法人和CEO。此番调整,威马或许已经意识到在融资和时间上等不起,最终能否借ST达志这条路线谋求上市,从目前来看结局尚未可知。

  科创板于2019年6月开板,7月首批公司上市。作为独立于现有主板市场的注册制板块,科创板向来以门槛低、融资便利、信息披露成本低、审核期短、上市时间预期可控等成为科技公司融资上市的首选,而随着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的正式施行,企业IPO的审核也逐步严苛,其中最明显的变化是对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等有了更高要求。

  而这些对威马汽车来讲显然有些苛刻,有业内专家分析:从目前几个造车新势力角度来看,威马汽车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市场占有率比较低,另外就是从技术积累方面来讲,威马也是有很大问题。我们可以看到,蔚来、理想、小鹏在原创性的技术研发投入上做的还是比较多的,但是对于威马汽车来讲,从第一款车EX5到现在的W6,自身在原创技术上处于止步阶段,这种情况反映到威马身上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路径依赖”,如果没有当初第一时间走这样的一条相对取巧的方式,可能在一开始会比较艰难,但后续会有所突破,如今原有模式一旦形成想要突破就会比较困难,对威马汽车来说想要突破也确实不太容易。

  此前,据新浪财经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威马汽车已暂缓在科创板IPO的申请。根据威马的上市辅导材料的信息,国投旗下国投创益产业基金在威马IPO前融资进入的资方,而国投方面人士表示,威马汽车的上市材料在审查中发现不少问题。针对该信源,威马汽车方面回应称,目前正在科创板政策收紧下进行IPO排队,上市时间未定,科创板上市情况请以上交所公示为准。

  如今全年时间也已过半,威马汽车登陆科创板却毫无进展,不过从威马参与众泰重组的整个事件来看,威马汽车似乎还存在借壳上市的“转机”,不过今后的融资之路该何去何从,从当下来看依旧充满变数。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雷声滚滚 日亏2746万元 原副总裁被开除党籍!下周近2000亿元市值规模面临解禁 6股解禁比例超50%(附股)

  期货公司掀起涨薪潮!永安期货上半年人均月薪超6万元 人均涨薪幅度最大的竟是这家公司

  4倍大牛股亮底牌 2023年碳酸锂产能将达1.7万吨!牛散入局浮盈可观

  迄今为止,共7家主力机构,持仓量总计4.49亿股,占流通A股36.05%

  近期的平均成本为8.27元,股价在成本上方运行。多头行情中,并且有加速上涨趋势。该股资金方面呈流出状态,投资者请谨慎投资。该公司运营状况不佳,暂时未获得多数机构的显著认同,长期投资价值一般。

  股东人数变化:半年报显示,公司股东人数比上期(2021-06-20)增长6165户,幅度9.79%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手机最快现场报码